供不应求牛肉价格“牛气冲天”

    近年来,由于消费需求的不断增加,牛肉价格一直保持坚挺走势,目前全国均价达到每公斤63元以上,近三年间以年均涨幅10%的速度快速上扬。业内人士认为,牛肉价格的持续上涨,根本原因是供求失衡所致。由于我国肉牛繁育和屠宰加工脱节,作为产业基础的母牛存栏量不断减少,使整个产业正在逐步走向萎缩,今后较长时期内供求关系依然严峻,大力扶持发展肉牛产业已刻不容缓。

    价格高位上扬超出人们预期

    中秋、国庆“双节”过后,多数农副产品价格回落,但牛羊肉价格不仅未见回落迹像,反而继续高位上扬,特别是牛肉价格上涨幅度不断加大,位居食品类涨幅榜首,已成为物价上涨的新推手。

    农业部定点监测数据显示,10月份第3周(采集日10月15日)全国牛肉平均价63.55/公斤,在去年同期同比上涨26.3%的基础上,又上涨4.7%,两年来累计涨幅达到30%以上;来自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的监测结果显示,进入10月份以来,全国牛肉价格随着进补季节到来再度攀升。分地区来看,超过七成省区市的牛肉价格上涨。其中,上海、山东、浙江、福建、湖南、重庆的牛腱肉,以及上海、福建、重庆的牛腩肉价格涨幅居前,在3.0%-10.1%之间。据商务部有关信息显示,全国鲜牛肉批发价格从2010年7月到今年10月已经保持50个月的连续上涨,年均涨幅超过10%;而从2000年至今累计涨幅达到3.5倍以上。

    受鲜牛肉价格的波及,与牛肉相关的加工食品价格也水涨船高。如酱牛肉每公斤高达120元,牛腩肉每公斤达到100元以上,牛腱肉接近100元;而随着牛肉价格走高,许多餐馆要么菜品提价,要么菜量“缩水”。如今在一些招牌牛肉拉面馆,牛肉拉面里的牛肉严重缩水,有的干脆就用碎肉末代替了。

    消费增长过快供需矛盾突出

    业内人士指出,肉牛价格不断上涨虽然是多种因素造成的,但根本原因在于需求旺盛、供给不足。

    近年来,随着居民膳食结构的改善,牛肉消费量显着增加。据统计,近10年来,国内牛肉消费每年平均增速达到23.8%,在整个肉类消费中的比重从不到5%提高到现在的15%,是肉类消费中增长最快的产品。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牛肉消费量已跃居全球第四位。

    相比牛肉消费的快速增长,近年来肉牛产业发展明显滞后。肉牛饲养业是传统的畜牧业,但由于其成本大、周期长、风险高、效益差,近年来我国的肉牛养殖业逐渐萎缩。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我国肉牛存栏量从8900万头减至6500万头,短短四年间减少2400万头,目前山东、河北、安徽、河南四省组成的“中原肉牛产业带”已名存实亡。

    业内人士指出,我国肉牛存栏量加速下滑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便已开始,根本原因是牛的用途从耕牛向肉牛转换。对农户来说,过去养牛既能提供生产性服务,又能作为肉牛卖掉,但现在只能作为肉牛卖掉,从经济价值上来说与养猪、外出打工相比不具优势,所以出现越来越多的弃养现象。而随着牛肉短缺问题凸显,2000年以来大量宰杀母牛更对肉牛产业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母牛是肉牛产业的基础,母牛存栏急剧下降已成为制约产业发展的瓶颈。近年来,尽管各级政府对母牛养殖采取了一定的扶持措施,但仍未有效扭转下滑趋势。如“十一五”期间,全国能繁母牛存栏比“十五”期间下降10.2%;近年来全国基础母牛数量仍以每年约4%的速度减少。如2010年全国基础母牛为3500万头,目前尚不足2800万头。从产量看,2007-2010年,全国牛肉产量年均增速分别只有2.1%,比“十一五”期间总体水平低1.1个百分点,2011年全国牛肉产量为648万吨,比2010年下降6万吨。这使得牛肉产量远跟不上需求增长的速度,市场出现严重的供需缺口,从而引起牛肉价格持续攀升。

    生产成本增加市场竞争激烈

    近年来,虽然我国牛肉价格高位运行,但养殖成本也在不断增加,使养殖户的利润空间受到挤压,养殖效益仍然不高,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发展生产的积极性;同时,由于屠宰加工企业众多,产能不足,对牛源争夺竞争激烈,不仅成为价格上涨的“助推器”,而且容易造成恶性循环。

    据调查,现在饲料、用工及运费成本都在逐年提高。如原来雇一名工人一天三五十元,现在每天需100元以上;前几年购买一头犊牛仅需五六百元,现在则需两三千元;过去散养一头牛成本约2000多元,现在成本达到5000元以上。由于生产成本增加,养殖积极性下降,母牛存栏降低,直接导致牛犊、架子牛紧缺,价格高涨。

    由于缺少稳定的牛源,与其相关的屠宰加工企业普遍处于半停产状态。据农业部产业化办公室对全国肉牛屠宰加工企业的调查,目前全国有肉牛屠宰加工企业2000多家,但多数规模较小,开工率平均仅达三成多。如东北59家规模化企业平均开工率约为33%,中原地区为42%,西南地区仅为19%。由于牛源紧缺,多数企业不得不到全国各地收购架子牛和育肥牛进行养殖和屠宰加工,而随着牛源紧张状况的升级,对牛源争夺竞争愈来愈激烈,不仅导致成本越来越大,很多屠宰加工企业出现严重亏损,而且造成了掠夺性屠宰。

    从世界平均水平看,肉牛屠宰的安全线应该是25%,即存栏100头牛屠宰25头左右,可我国目前的屠宰加工速度明显超过养殖存栏速度,达到40%,这就导致当可屠宰牛数量不足时屠宰企业“杀鸡取卵”屠宰母牛和小牛,于是就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牛本来就少,再生能力又遭到破坏,数量越来越少,产业逐渐萎缩。

[nextpage]

    加大扶持力度促进转型升级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冬季来临,牛肉消费需求将更加旺盛,因而价格上涨在所难免。因此,要确保今后牛肉价格平稳乃至回落,保障市场供给,还需政府相关部门尽快出台措施,扶持肉牛养殖产业。

    当前,我国正处于耕牛减少、肉牛增加、肉牛产业形成的初始阶段,产业链各关键点上的经济效益由上到下依次增加,利益分配很不平衡。屠宰加工以后各关键点上的经济利益本应从后端获得,而现在收益的一大部分却来自产业链前端,打击了母牛养殖的积极性,这是不正常的,也是产业形成或者是产业结构变化过程中的特殊现象;另外,长期以来,我国肉牛生产良种繁育体系不完善,良种生产技术推广普及水平低,个体单产难提高,牛肉档次难提升,这也严重影响了产量和质量。

    为此,专家建议,首先加大扶持力度,如建立良种母牛养殖补贴制度,加快推进优质肉牛的良种化进程,对优良肉牛品种引进、选育和使用优质冻精改良牛群给予财政补贴;采取政策性奖励机制,推进规模化和标准化养殖,以增加养殖收益、快速扩大生产,弥补产量缺口;推广集成配套肉牛产业技术体系,如建立良种繁育体系、普及标准化屠宰与分割分级技术,开展精深加工、副产品利用和全程质量控制,探索不同生态区域的标准化规模养殖模式等;进一步规范屠宰行业,严格对肉牛屠宰企业的准入审批,避免恶性竞争;制止私屠滥宰,保障食品安全。

    为了尽快促进肉牛产业转型升级,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联合启动了涵盖全国的国家肉牛产业技术体系,并颁布了一系列规划。根据规划,中央将安排预算内投资17亿元,用于肉牛肉羊规模养殖场建设、良种场建设。规划要求各地,通过政策扶持,改善发展规模养殖所需的设施设备条件,促进农户走规模养殖发展道路,逐步提高规模养殖比重,推进产业化经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