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资本”联姻,为何快餐最先结成正果?

​现在的餐饮资本市场究竟如何?近几年呈现出怎样的趋势?

最近餐饮行业宣布的成功融资案例进入一个井喷期,背后也折射出近几年资本对于餐饮行业的青睐。餐饮行业与资本的融合在近几年主要呈现出三大趋势:

1、国内外餐饮市场整体融资交易踊跃

无论是中国国内市场,还是全球国际市场,餐饮行业融资交易在近几年都十分活跃,并且除了小标的之外,也不乏行业巨头借助资本力量进行整合。

在全球餐饮资本市场中,以RBI集团和JAB集团今年的两项资本交易最为受人瞩目。

JAB集团在今年4月份宣布全资收购Panera Bread,收购价格为7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520亿元),也是餐饮史上第二大并购交易(历史上餐饮最大并购发生在2014年,Tim Hortons以126亿美元被汉堡王母公司收购)。

Panera Bread在全美拥有超过2000家门店,并且除了餐厅业态,同时在线上电商和线下零售渠道都有布局,在1.2万多个分销网点销售他们的预包装食品。

RBI集团在2017年2月,以1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美知名的炸鸡连锁品牌Popeyes,这个收购价格是Popeyes当年EBITDA的21倍,这个估值系数也创下了美国餐饮史上最高——揭示了资本对于餐饮行业的极度热忱。

RBI集团旗下已经拥有汉堡王和Tim Hortons(咖啡厅连锁品牌),RBI集团旗下品牌在全球拥有2万多家门店。

 

汉堡王

 

在国内资本市场,近几年也纷纷出现连锁龙头,或是新兴品牌受到知名资本的青睐。

联想旗下的弘毅资本借助百福控股,对餐饮行业内进行了一轮从上至下的布局:中式快餐连锁和合谷、西少爷、英国老牌匹萨连锁PizzaExpress(现名为玛尚诺匹萨)、遇见小面等等。

 

PizzaExpress

​主流知名的资本机构也纷纷把投资组合拓展到餐饮行业,例如云海肴(红杉资本)、小恒水饺(险峰华兴、真格基金等)、海盗虾饭(海底捞背景的优鼎优)、伏牛堂(IDG资本、真格基金)。

2、投资餐饮企业标的定位下沉

从被投资餐饮企业本身的业态定位来看,近几年的资本投资对象也出现了定位下沉的趋势。

从之前的中高端正餐/酒楼的大型定位业态,下沉到快餐/休闲简餐的中小型业态定位。

最初的餐饮和资本结合故事往往发生在如俏江南、全聚德、湘鄂情这一类的大型业态定位的餐饮企业。而现在,则出现了资本投资标的定位下沉的趋势,更多中小业态定位的快餐/休闲简餐连锁,例如和合谷、西少爷、遇见小面、仔皇煲、小恒水饺这一类,大量从地方特色小吃品类和街边店形态发展出来的快餐定位和休闲简餐定位的连锁餐饮品牌获得资本市场青睐。

3、资本的进入从更早轮次开始,资本与餐饮的结合覆盖至各个阶段

由于餐饮行业本身现金流比较健康,早期发展阶段对于外部资本也尚未形成成熟认知,因此在过去,资本对于早期的餐饮品牌投资并不感冒。往往是等到餐饮企业发展已经成熟,拥有稳定现金流,寻求更大发展空间或者创始人团队需要变现时,资本才介入辅助一级市场登陆和二级市场的运作。

但现在,我们发现资本开始从B轮、A轮,甚至对于一些创新模式从天使轮,餐饮门店尚未大规模铺设,仅仅验证概念实践性这个阶段,资本就进入了投资,开启了餐饮品牌+资本机构的联姻之路。

究竟是怎样的原因,导致现在的“餐饮+资本”热潮?

1、市场上的流动资金总量增加

一个整体的趋势就是,金融市场整体的流动货币量增加,这主要是源于“一扩一缩”两边的因素。

一方面,金融市场日益开放,外汇管制日趋松动,大量的跨境资金寻机涌入国内市场,造成国内整体资本量的成倍增加。比较明显的几项就是大量的外资投资机构进入中国攻城略地,以红杉资本、IDG一类美国老牌投资机构为首,建立了多支美元基金,用于投资国内那些崭露头角的新星。

另一方面,国内整体经济的增长放缓,导致其他各个行业的增长空间受到挤压,这个时候,作为民生基础的餐饮行业就体现出更大投资价值,逐渐进入各大投资机构的视野,餐饮成为投资资产的主要配置项之一。

2、餐饮行业逐渐步入成熟规范阶段,投资不确定性大幅降低

在以前,餐饮行业往往是投资界的一个烫手山芋,甚至在债券市场或者银行间市场,餐饮企业也通常被标记为“高风险”,人人避之不及。原因就在于餐饮行业整体发展混乱,偷税漏税,收入和利润无法有效界定,企业小散乱落,不成规模,经营波动性较大,营收和利润极度不稳定。

可现在,餐饮行业已经逐步走上正轨,行业生态也日趋完善。

在其中,快餐业态由于客单价和单店年营收的数字不及大正餐业态,因此连锁扩张,铺设门店成为主要目标,在这个门店数量急速增加的过程中,倒逼着连锁企业去发育并且完善自己的经营规范和管理体系,这具体可以体现在:

头部企业的连锁品牌化意识增强;

企业内部的管理体系开始借鉴国外成熟企业;

人才培训体系和梯队搭建初见成果。

种种迹象都表明国内的餐饮企业,尤其是快餐连锁企业,正走上发展正轨。此时的快餐连锁便成为了投资机构眼中一个值得投资的标的。

3、快餐市场容量足够大,并且具备抗周期波动的发展能力

回到餐饮行业本身,之所以能够打败一些新能源、互联网,或者是消费品类的行业,就在于其广泛的市场前景以及抗周期波动的发展能力。

而在餐饮行业中间,快餐/休闲简餐业态定位本身又具有更加强的抗周期波动能力。

在八项规定出台以及消费整体萎靡的市场情况下,高客单价的大正餐酒楼业态面临巨大的打击,其中固然走出来一批成功从人情社会转型到市场化运营的企业,但也有大批没有扛住市场需求波动的正餐企业一个个倒闭。

反观快餐行业,作为人正常一日三餐必须的消费品,即便在经济整体放缓的情况下,仍旧能够保持营收和利润的增长,因此也成为投资机构青睐的投资对象。

4、“小身材,大味道”——地方性快餐品牌出现全国化连锁窗口期

在全球,已经出现一些地方性特色的小吃品牌走向全国,甚至全球的趋势,例如主打缅因州龙虾卷的Luke Lobster从纽约开始一路攻占全美,甚至扩张版图到亚洲;相应的,以日本拉面品类为首的日本餐饮企业,例如Ichiran,也将本土特色带到全日本,并且长驱直入,俘获老美的胃。

 

Luke LobsterLuke Lobster

​在国内,同样如此,重庆小面、麻辣小龙虾、云南米线、肉夹馍这些地方性小吃品类,也经由头部企业的市场运作以及上下游生态链的逐步完善,进入到全国的大街小巷,成为真正遍及全国的连锁餐饮品牌。

在这个窗口期,资本也非常愿意加注投资这些从地方性迈向全国扩张的连锁品牌,而沿着这个发展路径、扩张速度最快的也是轻装上路的快餐业态。

5、创始人提前变现一部分股权的动机

整体来说,虽然餐饮行业现在受到资本方的各种抛绣球,但对于餐饮行业来说,进入上市阶段还是比较困难。

同时,也的确存在一批已经打拼多年的餐饮人,在日积月累的辛勤劳作之下,企业终于步入正规,初见雏形。此时他们也希望能够通过引入资本的方式,提前先变现一部分自己的股份,用来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

资本加持之下的快餐行业,未来仍旧任重而道远

这几年资本和餐饮品牌纷纷结婚,在未来几年,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两者如何和谐相处,一起相互扶持好好过日子。

其实落到实处,餐饮品牌如何在获得资本投入之后,通过自己的经营行为,达到能够满足投资方需求的预期成果。

在这个过程中,快餐行业可能还需要面临规模化扩张的一系列巨大挑战:产品如何跨过各个区域的文化差异,打造成为全国上下喜闻乐见的国民品类?在全国范围的扩张过程中,如何保证产品和供应链的发展跟上节奏?门店剧增的发展态势之下,人才梯队如何建设,保证店长等管理人才的补给?加盟模式如何解锁?但凡全球成功的连锁品牌,加盟在其中必不可少,但是国内现在仍旧一片乱象,究竟如何破局?

上述这些都是在未来“资本+餐饮”的联姻中,双方需要一起来解决的问题。

我们期待见到新一代百亿级别的餐饮品牌龙头企业的出现。